韩国游戏主播现状:受青少年观众热捧,头部群体月入超10万美金

电竞直播4月1日讯 作为游戏以及电竞产业最为发达的亚洲市场之一,韩国也自然成为了游戏直播平台的主要战场。在这一直播热潮中,众多技术高超以及幽默风趣的玩家发现了全新的变现渠道,成为了职业游戏主播,有些从业者的月收入甚至超过 10 万美元。对此白鲸出海特别编译《曼谷邮报》专栏文章《Young, rich and racy: South Korea’s livestreamers》,从韩国本土主播的角度带领读者理解游戏直播这一热门市场。

游戏主播金珉京(Kim Min-kyo)住在首尔一间由屋顶阁楼改装成的储藏室中,这间公寓属于他的母亲,他每天要在这里花上 15 个小时打游戏。成千上万的粉丝在线观看他的游戏直播,他也因此得到了大量收入。

这间狭小的直播工作室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新晋百万富翁的家,但凭借着高超的游戏技术和机智的幽默段子,这位 24 岁的年轻人已经将月收入提升至 5 万美元左右(约合 32.9 万人民币)。这一数字令他跻身于韩国收入最高的 1% 人群之列。不过,丰厚的收入并未对他原本的生活方式产生丝毫影响。

金珉京表示:“我并不是很喜欢豪车,也不愿意大手大脚地花钱。”相反,他目前所有的活动几乎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完成,包括吃饭、睡觉、洗漱和工作。他对法新社(Agence France Presse,AFP)记者表示:“我所有的收入都是我妈妈在打理,因此我手头从来不会有太多钱。”

主播在韩国也被称为“直播主”(Broadcast Jockeys,简称“BJs”),他们的走红与韩国青少年人群中高度普及的数字基础设施密不可分。通过聊天、打游戏、跳舞、唱歌、乃至睡觉,主播们会与粉丝进行长达数小时的互动娱乐。作为亚文化红人,不少头部主播更是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,不少年轻观众都认为,主播们比传统意义上的媒体明星更具亲和力。

以一名在本土平台 AfreecaTV 上进行直播的主播为例,在市场环境较好的前提下,少数头部主播的月收入甚至能达到 10 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 65.7 万元)。

“穿着睡衣打 LOL”(「League of Legends(英雄联盟)」)是金珉京最常见的直播内容。除此之外,他也会在直播中与观众谈论社会话题。金珉京表示:“有时候你需要做一些荒谬的事情才能吸引粉丝。”他的收入主要来自粉丝打赏、商业赞助(有时候会在直播中饮用本土品牌的功能饮料),以及 YouTube 平台的广告分成(金珉京在 Youtube 上的粉丝超过了 40 万)。

不过,大量的广告植入以及层出不穷的“低俗”行为也显示韩国的直播行业目前缺乏足够的监管,这引起了广泛的社会争议。有一些主播发表了歧视女性的言论,因此受到观众的谴责;此外 AfreecaTV 上也有不少涉及色情内容的直播频道。

疫情下的收入增长

毫无疑问,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韩国直播产业的发展。据韩国通信委会(Korea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)表示,在 2020 年 1-4 月期间,随着韩国政府开始执行居家隔离政策,韩国智能手机平台的视频观看总时长出现大幅上涨。YouTube 也表示,平台去年在全球范围内的观看人数都迎来了明显增长,而韩国市场也不例外。

目前,韩国本土直播平台 AfreecaTV 拥有 1.7 万名主播,这些主播会以每个 110 韩元(约合人民币 0.64 元)的价格向观众出售打赏道具“星星气球(Starballoons)”。直播互动中,观众可以向主播打赏“星星气球”,这些打赏会在平台抽成后转化为主播的收入。

在 2020 年第三季度中,AfreecaTV 的打赏收入增长了 20% 以上,达到 415 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 2.4 亿元)。

韩国本土制作公司海星娱乐(Starfish Entertainment)负责人安知秀(Joshua Ahn)说道:“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令人难过,但韩国主播却从中受益不少。”这位现年 44 岁媒体企业家目前管理着数十位头部主播,此外还会为不少韩国电视台制作综艺节目。

虽然只有一小部分主播能获得较为可观的收入,但安知秀表示,不少头部 KOL 的月收入在疫情期间“翻了两倍甚至三倍”,这些 KOL 的收入在疫情前就已经达到了每月数万美元。

主播产业发达,内容监管成隐忧

信息网络高度发达的韩国通常走在技术变革的前沿。早在 2017 年,韩国互联网电视的订阅量就超过了有线电视。在 2019 年,韩国又推出了 5G 网络服务。据监管机构披露,在 2015-2019 年间,韩国移动广告市场的总收入翻了三倍,达到 4.56 万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 264.4 亿元)。在同一时期内,韩国广播和电视广告的收入下降了近四分之一,最终被前者超越。

安知秀对此表示:“传统媒体正走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。有了 YouTube 之后,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频道。”

目前,不少主播已经走进了大众视野,出现在各类电视综艺节目及体育解说活动中。与此同时,明星、金融分析师、乃至一些政客都开始通过直播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。此外,虽然韩国社会历来信奉学历至上,然而在 2020 年公布的小学生理想职业排行榜上,“内容创作者”却排在了第四名的位置。

在内容方面,韩国对全球直播市场最大的贡献是“吃播”(mukbang)类主播。在这类直播活动中,主播们通常会一边消灭超大分量的食物,一边与观众进行互动。不过韩国市场内的其他直播活动则更具争议性,其中包括衣着暴露的暗示性对话,甚至还有暴力威胁内容。

加州州立大学蒙特利湾分校(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Monterey Bay)的研究员成浩镇(Hojin Song)表示:“直播内容之所以会走向色情化和暴力化,是因为主播们在寻求更高的关注量,他们吸引到的观众越多,提高收入的可能性就越高。”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