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入亚后,女子电竞的春天要来了吗?

出品|人电竞

作者|王思奇

编辑|凯文

2020年12月16日,在第38届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全体大会上,电子竞技正式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。

这是电竞首次入选亚运会正式项目,对电竞而言,该意义非同凡响。

众所周知,在奥运、亚运级别的赛事中,大部分项目都区别男子组和女子组。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中,电竞虽然入选,但是其作为表演项目并未区分男女。2022年,电竞将成为亚运会的正式项目,如若区分男女组,那么对于国内女子电竞的发展而言,将是一次里程碑式的提升。

电竞入亚了,女子电竞的春天即将要到来了吗?

赛事乱、管理难:我国女子电竞乱象的这些年

“不好看呗!”

在谈及“女子电竞为何近些年在我国发展停滞”时,马雪脱口而出的开玩笑道

Mayuki(马雪)是我国最早的女子电竞世界冠军。2014年,在阿塞拜疆举办的第六届世界电子竞技锦标赛中,马雪获得该届比赛星际争霸2的女子组世界冠军。

据Mayuki回忆,长久以来女子电竞首要给大家的印象都是水平较低,一般情况下,很难和男子同台竞技。

“确实女子组的比赛大部分都不好看”马雪说,“不过也有例外分项目吧。比如,炉石不是非常耗操作的项目,女子同男生的观赏性都很高。像狮酱她在暴雪嘉年华获得的冠军是男女混打获得的,非常不易。”

然而,即使是拿到了世界冠军,Mayuki也没有将自己的职业生涯继续下去——甚至说,她的职业生涯没有怎么真正的开始过。

“我们那个时候女生做电竞,是没有战队会收你做选手的,大部分都是以领队的身份进到俱乐部里。”Mayuki当年也是Zoo队伍的“领队”,算是半只脚进入电竞圈的“半个职业选手”。在夺得该项冠军后,Mayuki并没意识到自己创造了历史,直到回国后接受了新华社、人民日报的采访后,她“首个获得世界冠军的女子电竞选手”的身份才受到了世人的关注。

然而在回国后,Mayuki却选择退役,加入NeoTV做了一名解说。如今她的身份是一名主播,而并非是职业选手。

2014年马雪获得该第六届世界电子竞技锦标赛星际争霸2的女子组世界冠军

“没有女子比赛的环境呀”Mayuki在此后接受采访说道转型的原因。

同年,妮妮作为KA女子战队的经理,正为队伍的英雄联盟战队努力寻找女子选手。那时的她和队伍创始人沈海峰却认为女子电竞未来将大有可为。

“现在队伍还剩下英雄联盟和王者、炉石以及艺人的分部了,中间曾经有过更多个项目,都被砍掉了”妮妮遗憾的说道,“确实(女子战队)没有什么产出吧,为什么LOL没有砍掉?因为这是我们最一开始的项目,一路走来非常有的感情,虽然很艰难,但也留了下来。”

2015年,KA战队以日本的“AKB”模式做成了五个电竞梯队。但经过2年的时间和经历,发现这个模式并不适合国内的环境,最终将队伍削减为两个。然而,和我们平时所谈论的“男子战队”的一队二队模式不同的是,KA的两个女子分部的分工明确:一支是打比赛的,另一支是做艺人。

“对女队来说,想要有收入肯定是在艺人方面走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”妮妮说道——这些年的经历告诉她,做女队如果纯为了打比赛,只有“死路一条”。

2015年前后,KA的“比赛女队”分别参加三个比赛:龙珠女神杯、NTF未来人类超级联赛以及京东妹子杯,KA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甚至奖金数量在妮妮的眼中也是非常可观的:“NTF我们拿冠军了是有20万呢……这是我看到女子比赛到现在为止奖金最高的。”

然而,近几年的情况却急转直下。

赛事是逐年减少的,最为严重的一年妮妮记得甚至全年连一个赛事都没有,这无疑给了“比赛队”重大的打击,队伍平日在基地训练无赛事可打。

KA女子战队的经理妮妮

然而就是这样缺少比赛的状态下,为数不多可以参加的比赛中,女子比赛不正规的一面也暴露了出来。

“某比赛已经拖欠到记不清有多少了”据她透露,很多比赛的奖金和报销拖欠非常厉害,而另一个赛事的比赛现场解说和画面是同步的:“有别的队教练在台下现场指挥,我跟裁判投诉也没用。”

与此同时,女子电竞的“艺人队”也压缩着“比赛队”的生存空间。

在这里妮妮举了个例子:同样是做广告代言,另一支某某战队的“好看”女队有20万代言费,而她的队伍虽然有着世界亚军的头衔,这个数字只被压缩到了5万。

2017NTF未来人类英雄联盟女子超级联赛,KA获得全国冠军

“没办法,哪怕我拿了全国冠军世界亚军,做广告出去有人认可吗?有人知道吗?可能外界对女子战队的看法还是‘要好看’,这个观念目前没法改观”据她透露,甚至有队伍组建女队的条件是“长得不要太难看的”,然后带队员去整容。

在2017年开始,妮妮着手组建手游电竞的女子队。然而这些新的队伍组建起来,管理方面却成了新的大问题。这样的环境下,挖人、违约签人的情况屡见不鲜。KA战队做的较早,多年间,她们在建队中损失的队员数字非常之大。

2018SHERO Invitation女子英雄联盟大赛KA获得亚军

“第一是契约精神,因为女子没有一个合格的联盟管理,所以选手可以随便违约、跳槽”妮妮较为气愤的说道,“第二,大部分女孩子没有做电竞的想法了,也就是梦想吧——这个也没办法,没有一个荣誉和稳定的赛事在,她宁可去做陪玩,赚得更多。”

与此同时,在马雪的描述中,女子电竞的花边新闻也是层出不穷。在她短暂复出职业的那段时间,她加入的战队经理找到她,语重心长的对她提出了禁止和队伍人员谈恋爱的“善意警告”

亚运会来了,但女子电竞会好吗?

多年以来,虽然国内电竞产业的发展日新月异,然而女子电竞却始终处于困境之中。

而上述所提及的女子电竞一些乱象如:赛事不稳定、管理不规范、参赛者能力参差不齐……这些更似乎是我国电竞初期形态的缩影。

那么,亚运会的到来,会让女子电竞变好吗?

首先需要肯定的是,亚运会如若存在女子组比赛,那么将会给国内女子电竞带来前所未有的关注度。参考Mayuki在2014年夺冠后,“女子世界冠军”头衔是更容易出圈的一项荣誉。在有了冠军加持后,亚运会的荣誉也将成为后续女生所努力的目标,或许将有望解决一直以来“女生打电竞的少”的现状。

同时,有过职业经历的妮妮和Mayuki也带来了不同视角。她们认为,在亚运会的荣誉光环加持下的女子电竞将迎来更稳定的赛事支持——这个赛事并非亚运会,而是联赛或者稳定的“选拔赛事机制”。

“国家队的选拔这方面应该是个极好的事情”Mayuki脱口而出,“起码应该是有一个稳定的赛事,并且保证持续的曝光,用这样的赛事来支撑亚运会的比赛选拔。”

妮妮则认为,赛制的形式是关键。多年来,她都希望可以有一个稳定的女子电竞联赛,尤其是游戏赛事方可以牵头来做电竞联盟,这样许多女子电竞的乱象可以迎刃而解:“对于俱乐部管理方面好很多。”

另一方面,亚运会的到来,将有望首次为电子竞技所区分的女子组所正名。

在传统的体育运动项目中,因为男女身体结构不相同,鲜有男女共同可以参与的赛事存在。而传统的智力运动中例如围棋、国际象棋考虑到体力等因素,也会专门设女子比赛。

多年以来,电竞赛事都是不区分男女组,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,鲜有女生可以真正的触碰到职业电子竞技乃至登台参赛。“狮酱”可以在暴雪嘉年华的男女混战中登顶,但这样案例更是凤毛麟角。与此相反,更多的女子选手即使可以同男生同场竞技都会成为热门的新闻——在亚运会女子赛事到来后,或许可以在区分男女赛事的同时,一定程度的转变电竞观众,乃至是很多职业赛场对于女性选手的认知,彻底甩掉“花瓶”这样的帽子。

狮酱获得2019《炉石传说》特级大师赛全球总决赛冠军

截止至发稿前夕,亚运会有关女子赛事并未有一个定论。但我们或许可以预见,挤破头皮想进入亚运会的电竞厂商应该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。对于任何游戏项目而言,得到亚运会的背书都是足以颠覆电竞历史的存在。而相应的,一个完善的选拔机制和赛事也或许要以此应运而生。

女子电竞乱象的终止不可能在一朝一夕,亚运会的到来,很多乱象是否会迎刃而解?该问题目前的我们不得而知,但起码会给我们对于女子电竞的未来多一份期待。

标签

发表评论